118图库111期开奖号码

热门资讯

Login





毛卫宁:《爱情的边疆》想让年轻人相信爱情

2018-06-14 09:04

  以一个女人的爱情史诗为主线,《爱情的边疆》贯穿了近五十年的时空。这部由殷桃、王雷、李乃文、蒂莫西领衔主演的电视剧,讲述了一段长达半个世纪的异地跨国虐恋,也勾勒出在时代背景下,半掩半藏的坚毅与爱意。

  漫长、坚韧和浪漫,这既是《爱情的边疆》的灵魂,也是导演毛卫宁一直坚守的。2002年执导《誓言无声》以来,他创作了众多优秀的谍战、年代、战争类剧集。他的作品既脚踏实地,又富有英雄主义的浪漫色彩。在漫长的创作历程中,他不乏浪漫地等待着一个又一个契机,始终着自己的创作风格。近日,在接受娱乐有看法采访时,毛卫宁说,也有很多大IP找过他,不是不能拍,如果他去拍了IP,现实主义谁来拍呢?这是他的坚守,用行动和作品诠释着真正的浪漫与现实。

  毛卫宁:我们在某种情况下不能完全是为一些观众拍戏,创作者要有自己的创作表达,这部剧是高老师和我有感而发去拍的,我们拍了,可能观众现在不理解,等他们长大了到了那个阶段,可能就理解了。我们不仅仅给当下的某一个年龄层的观众拍,还希望把这种有感而发传递给更多的年龄层。

  毛卫宁:《爱情的边疆》不是写一个阶段的爱情,其实是写了一个人一生的爱情,从年轻一直到老年,甚至到生命的终结。我觉得像这样一部戏,仅仅靠观众的体验,很难感受到整部戏想表达的东西,我们特别希望能够拍一部大跨度描写中国人情感史的大剧。在拍这部戏之前,我根据帕斯捷尔纳克小说《日瓦戈医生》改编的电影,然后结合着我们演员的造型和定妆照,我们做了一个概念片。其实我是想告诉我们的剧组,我们想拍这样一个类型的年代戏。

  《日瓦戈医生》其实是写了长达半个世纪的一种爱情,我当时给大家念过一首帕斯捷尔纳克的诗,名字叫《邂逅》,其中里面有这么几句:你曾是那样被带走的,我的心灵好像被镀了锑的钢刀深深地划下了血痕。你那美丽的面容,将在我的心中永驻,因此,我不再过问人的。我觉得这首诗其实很能代表我们主人公的情感。

  毛卫宁:我觉得还是那句话,凡是产生争议的这些观众,都没有经历过那个阶段,凡是经历过这个阶段的观众都会感同,同时我想告诉大家,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一部分,后面还会翻转过来。人随着年龄的增长,在不同的阶段对同一个问题也会有不同的理解。在《爱情的边疆》里,情感的力量就在于它的历史,在于它的长情,我认为现在处于有争论的这段完全是正常的。

  毛卫宁:拿《爱情的边疆》来说,当时我跟高满堂老师商量的结果就是,我们选择的演员要热爱这个角色,一定要热爱角色才有能塑造好这个角色。对于演员,我的理解是首先你得通过自己的角色让观众熟悉,这样才配得上叫演员,真正的演员都是靠角色让大家知道你。所以,好演员塑造人物永远是第一位的,只要他能塑造物,我们都会合作。

  毛卫宁:几位主演毫无疑问都常棒的。比如殷桃,她是一个塑造人物特别细腻和有爆发力的演员。在开拍之前她跟我说,我一定艺秋所有的眼泪都是真实的。她有很多情感戏,我们拍了一百二十多天,她最后做到了,每场戏艺秋的眼泪都是她自己流出来的。没有借助过任何催泪的东西。

  毛卫宁:关于拍戏吃苦这个事情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渲染,其实拍所有的戏都会吃苦,我认为吃苦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吃了这些苦拍出来的戏要好。我还记得当年我们拍《十送红军》的时候,在海拔四千米的雪山拍摄,当时高原反应很厉害,所有的人都很。后来我告诉他们,观众不会因为我们在这样的地方拍戏就能放松对质量的要求,观众只看你拍的好不好,不能够因为拍戏苦而降低对自己的艺术要求。

  毛卫宁:对于黑河我非常熟悉,十几年前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就是在黑河拍的。包括黑河的这个俄罗斯风情园就是当年我们剧组的搭建的,当时为了拍摄的方便,我们在黑河搭建了很多外景,然后把对岸的布拉戈维申斯克的俄罗斯演员请来在中国境内拍摄。我对黑河印象很深,所以高满堂老师这部剧写到黑河的时候,我非常的兴奋,因为我熟悉这里。我的戏基本上全部用实景拍摄,这样才能表现出生活的质感,尤其是现实主义作品,景区或者棚里是可能达不到这种效果的。

  毛卫宁:这场戏很难拍,尤其在剧本里面是夜戏,当时特别冷,我们拍了好几天,最后综合考虑我们采用了日拍夜的方式,白天拍完再通过对、色温以及加过滤镜片,把它变成夜晚。在真正的夜晚,我们的灯是没有办法把冰河打亮的。

  毛卫宁:细节有很多,我们做了很多这样的设计,当然还没播到那儿。我可以举个例子,比如万声在养猪场始终在弹唱一首歌,但是始终没有唱出来,艺秋总是问他,你在弹什么。那么实际上这个最后当他老年的时候他们相见的时候,王雷唱了这首歌。这首歌就是高满堂老师在剧本扉页上写的一首诗,最后我们把他变成歌,而且作曲是王雷自己做的。当老年的他们弹出来这首歌的时候是很感人的。

  毛卫宁:我比较我的艺术追求,哪怕市场不认可,我也会往下走。但是我非常鼓励年轻导演和年轻的创作团队去适应市场,因为在成长过程当中,他们需要得到市场的承认,他们可以去拍一些跟市场结合比较紧密的片子,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。但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我觉得能够是很重要的,我可能是少有的跟资本没有关系的导演,我就是一个导演。我永远跟资本没有任何联系。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因为我要能够说不,只拍自己想拍的东西。

  毛卫宁:现实主义变热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现象,像前几年《平凡的世界》是很难的,没有平台愿意播这样的戏,这几年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,现实主义正在被观众和市场认可。但是我一直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,我希望影视剧的创作风格应该多样化。其实我一直一个观点就是拍什么很重要,但是怎么拍更重要,我觉得不同类型的片子都有可能拍出好的作品来。

  毛卫宁:下半年要拍一部谍战戏,谍战戏对我来讲是一个强项了,从《誓言无声》、《梅花档案》、《身份的证明》、《英雄无名》、《誓言》,我拍过一系列的谍战戏。今年下半年我会首先拍一部谍战剧,希望能突破以往自己的风格。

  毛卫宁:网剧是一个潮流,我觉得网剧最好的一点就是能够允许各种风格的呈现,同时给创作者的门槛比较低,这有利于年轻的创作人才出现。我经常鼓励团队里面年轻的创作人员去拍网剧,如果有时间我也会身体力行的帮助他们。

Search